?版納植物園生物多樣性保護的前世今生

發布日期:2020-03-19

“每個物種都有一個故事,若想成為一名環境教育者,至少要成為一名生物多樣性教育者。 
- Richard T. Corlett
                                        


■ Richard T. Corlett (中國科學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

       首先簡單介紹一下我為什么來版納植物園。我出生在倫敦,在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獲得了博士學位,然后到了東南亞地區,在那里住了39年。先是在泰國清邁,接下來在新加坡、香港之間往返,于2012年來到了版納植物園。這是我的新書《熱帶東亞生態學》第三版,由牛津大學出版社出版,第一版出版于2009年,致力于東亞熱帶和亞熱帶地區(從中國南部到印度尼西亞西部)的陸地生態;第二版出版于2014年,將地理區域擴大到包括印度東北部和不丹非常相似的生態系統;第三版有大幅更新。這仍然是唯一一本全面涵蓋從不丹到琉球群島、從亞熱帶中國到印度尼西亞整個地區生態和保護生物學的書。


《熱帶東亞生態學》第三版

版納植物園介紹

       版納植物園在哪里?從中國地圖上來看西雙版納只是居于一隅。在座的大多數來自中國其他地區例如北京、廣州、南京等地,所以西雙版納對于在座的所有人來說,距離中國其他地區都很遠。我要談論的是,西雙版納也是東南亞北部的中心,而東南亞北部地區是全球生物最多樣卻又最需要深入研究的地區之一,過去人們對于這里知之甚少。下圖紅圈標示的東南亞北部地區有全球大約10%的陸地物種。我大約估計了一下,西雙版納地區占據了全球10%的陸地植物物種、10%的動物物種和10%的哺乳動物物種,而這些物種還有很多都是未知的。

紅圈標示的東南亞北部地區有全球大約10%的陸地物種。

       西雙版納獨特的地理位置使其可向國內放眼望去,或者選擇性地面向國外,西南方向,面向緬甸、老撾以及泰國地區,而版納植物園所做的研究是面向兩邊。版納植物園擁有60年悠久的歷史——今年年初我們舉辦了60周年園慶活動,其中包含一場國際研討會。1959蔡希陶教授創立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時,探索東南亞其他地區還不能實現,當時的工作重心都集中于西雙版納境內。人們在這里獲得知識以及從外界帶來相關認知,而保護工作基于你了解這里有什么以及什么該得到應有的保護。這是在建園的前30年里,人們旨在探索的內容。另外在這里有哪些植物,它們分布如何,有哪些哺乳動物,這樣的探索在版納植物園已經持續了60年。

我們做了哪些生物多樣性保護工作

       保護生物學起始于探索什么東西該保護,而版納植物園自建園之初就引領本地區的植物探索。不僅如此,版納植物園還影響并推動了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及該地區的其他保護區的建立。保護區的選擇劃分是根據該地區的生物多樣性的豐度,通過建立保護區來開展物種保護工作。這同樣也需要詳細的知識儲備,相比其他國內保護區,西雙版納地區在生物多樣性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版納植物園還在園內的種子庫保存了許多野生植物種子,各類植物專類園中也收集保存了許多熱帶植物,并由此來進行物種保育,通過對種子的保存為保護生物學做貢獻。將種子保存在大約-20~-30℃的低溫環境下。對于一些稀有物種,我們也會將其種植在園里,但有些物種的種子因為不適宜低溫而無法保存在種子庫,所以我們將其進行活體保存,種植在我們的專類園里。

       我們還參與了其他多個項目,其中一個就是“龍山林”的生態恢復。在傣族村寨,龍山林遭到了嚴重的破環,我們為此做了關于生態恢復的工作。曼養廣曾是版納植物園最初選址所在地。2014和2015年間,我們在當地傣族居民的幫助下種植了12個當地樹種的372株樹苗。今年我們去觀測這些樹種的長勢,然而做生態恢復并非易事,有些長勢很好,有些不怎么好。這是龍山林和傣族村寨,我們可以看到在許多山頭上都沒有植被覆蓋,有許多山林植被遭到破壞,大的樹木都被砍伐用來建設,在我們記錄的13年間能夠清楚地看到龍山林遭到了嚴重的破壞,我們正在努力恢復。

版納植物園開展“曼養廣龍山林恢復項目”植樹活動


BGCI環境教育刊物Roots介紹自然科普園與龍山林項目

       在2012年我來到版納植物園工作的那一年,我們首次在這里啟動了“零滅絕項目(Zero Extinction Project)”,致力于通過評估西雙版納所有本土植物的瀕?,F狀,提出針對性的保護建議,其主旨就是零滅絕。我們與這些了解西雙版納植物知識的專家進行了任務分配,然后我們創建了物種列表,將其分為野外滅絕、極危、瀕危、易危、無危、數據缺乏6個不同的等級。在接下來的兩年里,我們去野外開展評估工作,這項工作的第一步是弄清楚我們所知道的,然后在接下來的幾年中繼續對它們進行野外實地考察。經過4-5年的考察,最終得到了此列表,只要我們獲得新信息,它仍將持續更新。

西雙版納本土植物的瀕?,F狀

       由此表可見,在西雙版納的4000種開花植物中,有2種似乎已經野外滅絕,它們曾經生長過的地點現在被橡膠園覆蓋,并且很可能已經滅絕。我們有153種極度瀕臨滅絕的物種、193種瀕危的物種和700個易危物種,這些物種現在還沒有瀕臨滅絕,但它們有可能在將來瀕臨滅絕。好消息是,約有3000個物種表現良好。極危和瀕危是我們需要特別擔心的物種,對于野外滅絕的物種我們知道為時已晚,因此,我們專注于這兩類。在進行這項調查的過程中,我們還搜尋了物種清單附近區域的許多區域,發現了列表中未包括的物種,其中一些分布在中國的其他地方,其中一些是從緬甸或老撾來的,其中一些對于科學來說是全新的。對于這些新物種或未被記錄的物種,我們還在持續調查更新中。

       中國植物園聯盟開展的本土植物全覆蓋保護計劃大力推廣零滅絕項目,目前有30-40個國內植物園加入,在全國范圍開展保護工作,不能讓有些物種因意外或人類保護不力而滅絕。

       在最近十年,版納植物園開始向東南亞方向輻射。2014年東南亞中心成立,在緬甸、老撾的首都都有辦公室駐扎,未來還將在泰國及其他東南亞國家開展我們的工作。我們的研究重心就在于擁有全世界10%的物種的東南亞生物圈。

本地區各區域內已記錄的被子植物物種數。

       舉個例子來說明東南亞地區生物多樣性研究為何如此重要。這個地圖展示了每個地區的植物物種數目,在云南的記錄有15,500種,但是在緬甸僅有11,800個物種有記錄,這看起來不太準確。緬甸比云南面積大,緯度范圍更廣,理應擁有更高的多樣性。很明顯,這個數字是錯誤的,還存在很多人們未曾收集到的數據。在老撾存在同樣的問題,數據顯示有4800個物種,但是老撾擁有更多的生態系統,更多的森林,顯然記錄到的物種卻很少。因此我們認為這兩個國家大約30%的物種沒有記錄,有望在這里找到2000或3000個物種。

       而這僅僅是植物物種,還有其他的也是如此。泰國的此項研究較好。在過去的3年中,東南亞中心在緬甸和老撾進行了多次野外科考,考察地區達到緬甸北部的偏遠地區,到那里要花費數周的時間,因此是一項艱巨的工作。 東南亞中心的產出很高, 46個新物種,這些文章發表在Phytokeys 等國際學術期刊。由此看來,我們做的這些工作是正確的。這篇文章是關于化石的工作,這篇是關于植物學的工作,而這些產出實際上只是兩年半的工作,此項工作必將任重而道遠。

       以上這些是版納植物園所做的關于生物多樣性保護的工作及成就。

環境教育與生物多樣性研究的聯系

       版納植物園在環境教育方面有很大的義務,環境教育是如何與生物多樣性研究聯系起來的呢?我們在勐侖及西雙版納地區和多個學校有合作交流,例如與景洪小街小學,助力該學校榮獲“國際生態學校”稱號,我們有志將生物多樣性教育逐漸拓展至其他區域。我們還做了許多跨越地區的工作。

       生物多樣性教育貫穿了我將近40年的職業生涯,我主要給研究生和本科生授課,也跟著在中學做過一些教學,而很少有機會面向小學。就我自身的經驗而論,環境教育的側重點應有以下兩點,首先是必須與當地相關。 顯然,讓學生學習全球氣候變化、全球生物多樣性很重要,但是需要本地的例子,以便教給他們能夠用于現實的東西。

       環境教育工作應該聯系當地的實際生活——雖然環境教育工作必須聯系國家或者全球議題(例如氣候變化、生物多樣性喪失、污染等),但我們更需要聯系本地情況。

       例如,如果我們看一下過去60年的氣候變化,那么世界在過去60年中的溫度升高了大約1攝氏度,那就是平均水平的升高,聽起來只有1度并不高,也許是其他地方正在發生的事情。但是在版納植物園,今年5月20日溫度達到42攝氏度,比以前的最高記錄高2度,那是60年來最熱的一天,真是令人不快。 這表明全球變暖是真實的,因為我們園也在變暖。再如,我們可以告訴學生,由于人類的影響,全球有許多物種面臨滅絕的威脅。但是聯系到本地,因為捕獵,曾在西雙版納常見的白頰長臂猿現已滅絕。它在傣族傳統文化中具有重要意義,它擁有悅耳的聲音。20年前,你是可以聽到并看到這個物種的,如今該物種在老撾各地仍然存在。

       所以,環境教育需要的是故事——詳細的故事:

       這是一個發表在《科學》雜志上關于蜘蛛媽媽也會親自哺乳喂養子代的故事,是由陳占起和權銳昌教授共同完成的。相信很多人都已經聽過這個故事,因為它在多個社交媒體都有報導。雖然這是一個出現在頂級期刊《科學》(Science)上的研究,但也是一個可以講給小孩子聽的故事。
版納植物園科研人員發現大蟻蛛具有長期的“哺乳行為”。(陳占起 攝)

       再如,這種很大的蝙蝠,它會在花朵上覓食,最近的居群生活在距離版納植物園約12公里的地方,但是當版納植物園開放這種白色花朵時,蝙蝠就會出現并拜訪它們。它們在花朵覓食的同時頭上會沾滿花粉,等到下一次拜訪時就會幫助植物完成授粉。我們可以把植物與動物聯系起來組成一個有趣的故事。榴蓮就是被這種蝙蝠授粉,下次吃榴蓮時,要感謝這種蝙蝠為它傳粉。

       這是一種小鳥,只有在冬天才飛來版納植物園,我們知道它們在這里,因為這種鳥的叫聲很短促、識別性很強,而大多數鳥在冬天是完全沉默的。這些體重不足10克的小鳥就從中國北方不遠千里遷徙到版納植物園來度過整個冬天。顯然,由于冬季在中國北方并沒有充足的食物,所以它們必須選擇離開。

       之前我在香港工作的時候,曾做過一個有趣的實驗,在這些小鳥的腿上帶著有編號的識別環。我們發現每年都有完全相同的鳥兒回到完全相同的地方,所以這些鳥兒每年再飛2000多公里回到我們所捕獲的完全相同的地方,其中一只我們捕獲了18年,可見他們的生命周期還比較長。它們以小昆蟲為食,冬天在西雙版納,而在夏天則以這種昆蟲為食。

       每個物種都有一個故事,若想成為一名環境教育者,至少要成為一名生物多樣性教育者。你確實需要運用這些故事,但不一定非要向孩子們展示物種,畢竟其中一些物種很難看到。這是一個本地的例子——生活在竹子里的蝙蝠,實際上可以在百竹園看到,可能是甲蟲在竹子上鑿出的洞,這種扁平的蝙蝠進入了這些洞,從而生活在竹子里。

       這樣的故事還有很多,這只是拋磚引玉,希望未來有更多的環境教育工作者能夠講出更多有趣的故事。

                                                           

問答環節

       提問1:作為一位科學家,您認為版納植物園和邱園這些享譽全球的植物園相比,有什么優劣勢呢?
    回答1:我在東南亞這片地區生活了將近40年,而我的故鄉正是邱園所在地——英國,我24歲就離開了故鄉。據我所知,邱園取得了很多成就,但與版納植物園相比,它有很大的不同:首先從地理位置而言,它位于市中心,可能會吸引比版納植物園更多的游客,那里有更多的工作人員,但我并不認為他們做得比我們好。對于一個植物園而言,版納植物園在環境教育方面優于其他園,顯然,我們比他們有更多的資源和經驗。

    提問2:關于判定西雙版納地區白頰長臂猿滅絕的證據,怎么能夠單憑聽不到他們的叫聲而如此斷定呢?
    回答2:目前來看,這個物種僅在中國滅絕,但仍舊存在于老撾、越南等地區。因為他們的啼聲很大,近些年來在這里完全聽不到它們的聲音,這就是最好的證明,說明他們已消失于該地區。其滅絕的原因在于打獵使其難以生存,但是我們仍舊可以將其再引種回來,前提是做好保護及教育工作,不要再讓打獵等人為因素干涉它們的生活。

    提問3:請評價一下版納植物園的環境教育工作,您認為版納植物園未來有哪些發展機遇?
    回答3:如今的環境教育工作已經比之前大有進步,不僅在于其影響力,更在于其影響范圍。未來,我們還肩負著更多重任,我們的培訓班已經擴大到了緬甸、越南、老撾等地。我們的教育面也不斷拓展,但我個人更注重研究生教育,可以通過培養人才來提升版納植物園的影響力。版納植物園2009年啟動的高級生態學與保護生物學野外培訓班(英文簡稱AFEC-X)至今已經舉辦10屆,其影響力逐年提升,去年的申請人數創歷年之最,吸引著全球生態學研究愛好者。這是一個比較成功的提升版納植物園影響力的例子。

    提問4:我們提出了兩種希望建立在教學模型上的策略,一種是建立最高標準,樹立榜樣,另一種是培訓教師或人員。你認為我們應側重哪種?
    回答4:我認為兩種都要做。我在版納植物園開設了一個為期一周的高級科學論文寫作研修班,我考慮過培訓其他人來授課,但實際卻很難做到,因為培訓他人涉及到多方面的技能。我相信在座的各位中已經有人在進行培訓教師開展環境教育的工作,我們需要培訓專門的人才來教導培訓人員,而不只是做研究。目前版納植物園的許多科研人員也在培訓他人,同時也有許多科研人員還沒有開展培訓方面的工作,我們還有許多工作要做。在此我再補充一點,教學、培訓、研究之間是相互反饋的,在全球許多地方的研究都表明有教學工作的科研人員做的研究更好,發表了更好的論文,例如周邊的香港大學和新加坡國立大學,單做研究的科研機構的論文影響力與兼顧教學與科研的人員相比越來越弱。這也是全球范圍內將教學與科研進行結合的原因,只有很少的純科研機構能夠產出高質量的研究。我把自己定位為一個做研究的老師,因為我有超過30年的培養研究生的經歷。

     
文字整理:李琳
     文字審校:賀赫
                                                                                 

本文選自《第四屆羅梭江科學教育論壇論文集》,更多文章請在微信中搜索“羅梭江科學教育論壇”小程序閱讀。
分享到:
羅梭江科學教育論壇文章小程序
羅梭江科學教育論壇文章小程序
【微信掃一掃】
   推薦閱讀